kk粉
kk唯粉
kk毒唯粉

重要的说三遍

[楼诚衍生][蔺靖/苏殊]拨春江(楔子)

武侠半架空,世界观大概就是萧选急病死了,没有赤焰案,祁王顺利登基的第七个年头

总之,私设如山,大写的ooc,以及


林殊和梅长苏是两个人!

林殊和梅长苏是两个人!

林殊和梅长苏是两个人!

重要的说三遍



楔子

“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鹭洲。”隐隐有歌女妙曼的嗓音从烟波浩渺的江面上幽幽传来。

咔嗒一声,黑色棋子被置于棋盘之上。

一副价值连城的棋,棋盘是上好的紫檀木,棋子是毫无瑕疵的和田墨玉和天山冰玉。执黑的手修长秀美,墨玉棋子衬得几根手指越发的莹白。

手的主人是个女人,虽算不上绝色倾城的美人,却如窗外这暮春夜晚的月光一般淡雅幽然。而她对着你笑的时候,就仿佛置身于万顷花海中,虫鸣声声,月光恬静,说不出的幸福与满足。

她的声音也极好听,空灵得像叮咚泉水,轻柔得像冰绡玉丝。她的眼波也很温柔,如春月一般,但坐在她对面的夏江知道这不过是浮在女人表面的伪装。无论她笑得多柔多甜,她的心也是冷的,是硬的,是血泊中生出的一朵妖冶毒花。可他爱的就是这女人的毒,迷恋的就是这女人的狠,为了她,他甚至可以不要自己的发妻,不要自己的亲子。

夏江侧耳听了片刻,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……萧景禹登基不满七年却是好手段,哼,连歌女都唱起了清高的李太白,忘了陈叔宝的曼词艳语。”

梁帝萧选疾病猝死,长子祁王萧景禹登基称帝至今已有七年。七年,从亲王到九五之尊,萧景禹走得平平稳稳,世人谈及梁帝都要赞上一句贤德,断无人会如此轻慢地直呼皇帝名讳,但夏江明显不是这些人的其中之一。

女人的指尖夹着枚墨玉棋子,闻言嫣然轻笑,“上一局是天在帮萧景禹,首尊,这一局他可不见得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
“哦?这一局?公主是要重振旗鼓?”夏江咔哒一声落下白子。

“上一局并非我败,因此也就谈不上重振旗鼓,充其量只不过是旧局重开而已。首尊,新局的第一步棋若你走,你想怎么落子?”女人随他落子。

夏江沉思片刻,“赤焰军。”

“首尊正解。”女人抚掌,“赤焰军一天不除,我们就一天动不了萧家的天下。”

“赤焰军……林燮此人不好对付,怕不是你的目标。聂家兄弟虽手握重兵,却只是将不是帅,分量不够。”夏江意味深长地道,“所以林殊和萧景琰,公主想先动哪一个呢?”

赤焰军元帅林燮坐镇中军,临渊峙岳,不动如山。前军先锋营主将聂锋,疾马长弓,势如飓风。右军赤羽营主将林殊并左军赤缨营主将萧景琰,这两个名字总是一起出现,被合称为赤焰双枪。

“林殊此人性烈如火,天纵奇才,假以时日必成大器。” 女人指间的棋子轻磕在棋盘的边上,“可惜他怕是等不到那日了。”

她这番话句句不离林殊,竟已把这未及弱冠便披甲上阵的少年将军置于死地。

夏江哦了一声,似乎有些惊讶,“我以为你会选萧景琰?”

“靖王萧景琰,我的一位朋友对他很有兴趣,所以我对他另有安排。” 说着,女人的指尖轻碾,墨玉棋子便化作点点漆黑玉屑自她指尖散落,“我为萧景琰准备的路只会比林殊更惨,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,哼,要怪就怪他投错胎生成了萧选的儿子!”

“那公主已经有办法对付林殊了?”夏江问道。

女人朱唇轻启,曼声吟道,“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,冷月无声。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。”

“二十四桥?”夏江挑起一边眉毛。

女人挥袖拂乱棋盘,“对,二十四桥。”

江雾浓重从大开的窗棂弥漫进来,空明的月光落在她的发梢化作一点儿清浅的流光。她坐在那里,沐浴在一片朦胧的银辉中,仿佛悲悯众生的仁慈观音,超然出世。


评论(5)
热度(72)

© 长水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