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k粉
kk唯粉
kk毒唯粉

重要的说三遍

[楼诚衍生][凌李ABO]凉拌醋の忧伤(上)

ABO预警

lo主有毒

lo主有毒

lo主有毒

重要的说三遍XD


给自己打个小广告!

同人本《猎人》预售ing

预售链接点我^^

我万能的排版菌重新给我做了封面!突出了画手太太帮我画的图的美貌!特别美!美哭了!



01

当你生活在一个即分性别又分性相的世界里时,难免会遇上一些尴尬的事,比如omega妹子日思夜想的男神也是个omega、他们并不能愉快地玩耍之类的。

然而这并不能算是最可怕的事情,毕竟你不一定非要睡到你的男神,如果非要,换个男神也就好了。但如果你是个具备信息素的alpha或者omega,那就要祈祷自己基因排列组合出的信息素不要是什么奇怪的味道——毕竟是一辈子的事。

比如去年二队抓到个入室抢劫犯,一股子臭豆腐味的alpha,审讯时频频激动,搞得满走廊都臭烘烘的。经法医中心主任鉴定,绝对是正宗长沙臭豆腐,不含糊,就是少了辣油,闻着不爽。

赶巧他正说着的功夫,又飘来一阵辣椒油又辣又呛的香味,法医激动得内流满面,“就是这个味!家乡的味道!”

围观众这才想起,二队队长是个辣椒油味的alpha。

法医流着两行面条泪,边抽鼻子大力感受家乡的味道边感慨,怎么不来一个香菜味的alpha或者omega啊,吃臭豆腐没有香菜,这是何等的卧槽啊!

路过的鉴证科老大实力拒绝,“香菜这种邪道!我们不约!”

法医不同意,“你一个苦瓜味的omega好意思嫌弃香菜!”

“苦瓜怎么了!苦瓜健康!”

“香菜怎么了?香菜好吃!”

“来战!!!”

伴随着法医中心和鉴证科的每日一掐,审讯室里传出二队队副撕心裂肺的惨嚎,“队长你怎么?队长你坚持住啊!来人啊!!队长又对他自己过敏啦!!!”

哦,忘了提,二队队长是个辣椒油味的alpha,并且非常不巧,他本人对辣椒过敏,阿门。

 

有了这样悲催的先例,所以李熏然对自己是个生姜味的omega并没有什么不满。直到某天晚上,李熏然洗完澡,顶着头软趴趴的头发出来,蹭到凌远大腿边上。

凌远正给自家那只不省心的喵星人顺毛,大腿上忽然就多出个毛茸茸的脑袋跟喵大爷并排,可怜兮兮地瞅着自己。凌远手一抖,以他的经验,李熏然用这种美味到不能更美味的眼神看着他,通常意味着他要给自己出难题了。

凌远放下猫,揉了揉李熏然软软的头毛,“说吧,小祖宗,又有什么要求?”

“远~哥~”李熏然甜甜蜜蜜地选了个最肉麻的称呼,天知道除了第一次和凌远共同进行生命大和谐外,他可从来没这么叫过他家老凌。凌远一听这称呼,整个人都不好了,“熏然,有话直说。”

“我觉得我发际线后移了一毫米,老凌,我不会跟我爸似的未老先秃吧!”李熏然担忧地拔了拔自己的头发,然后把刘海撸上去,“你看,真的有后退一毫米!”

凌远发誓他没看出那一毫米的差别。

“我要秃了你不会嫌弃我吧?万一我比你还早秃,不是太丢人了?”李熏然越想越害怕,“不行,我得去淘宝买两瓶生姜洗发水。”

凌远把人按回到自己腿上,“淘宝的东西你也信?”

“哦,也对。”李熏然一骨碌爬起来,“我去给蔺大夫打个电话,生发这事还得老中医来。你看蔺大夫那一头黑长直,一看就是有生发秘方!”

就蔺晨?凌远忧心忡忡地想,他不会把熏然也治成跟他一样的大头吧?

 

某处,蔺晨愤怒反驳,“说得像你头不大似的!”

 

十分钟后,李熏然挂了电话,兴奋地挥挥手机,“老凌,我有办法了?”

凌远不太抱希望地问,“什么?”

李熏然一本正经答他,“生姜擦头皮。”

于是第二天,李副队就顶着一头生姜味走进了刑警队的办公室。

 

02

“卧槽,副队你这咋了?”队上的新人阿甲捂着鼻子跳离三尺远,“这股子生姜味,你昨晚跟凌院长对姜做了什么?”

李熏然翻个白眼,“滚你丫的,我能对姜做什么?”

“那就是凌院长对姜做些什么喽!”阿乙恍然大悟,“副队,你不会那个了吧?”

“哪个?”李熏然懵逼。

“就那个啊!”阿乙不太好意思直接说,“每月总有几天的那个啊!”

“哪几天啊……”李熏然依旧一脸茫然。

阿乙跺脚,“就一月一次那个!”

李熏然记起蔺晨跟他说生姜擦头皮这种狠招一个月只能用一次,醒悟,“哦,你是说那个啊!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直说啊!”

阿乙张大嘴,“所以真是那个?”

“是啊!”李熏然十分坦然,“就是那个,你要试试吗?”

卧槽,我要趁人之危试了,凌院长还不得飞刀扎死我!

阿乙赶紧摇头,“副队你都那个了就在家休息啊!还来上班干什么?”

难道凌院长这么不给力?嘿咻一宿副队下得了床不说,还能神清气爽来上班?

李熏然则是想我就生姜擦头皮生个发,干嘛要在家休息啊?

这时候阿甲终于懂了。

“副队你怎么还在这儿?”他嚎得惊天动地,“你不要诱惑我们啊!我们这些alpha单身狗经不起诱惑啊!”

啊?李熏然没反应过来。

一直默不作声的阿丙赶紧抗议,“你特么作死别带我!我是个纯洁的beta!”

“我特么也是个纯洁的alpha啊!”阿甲胡乱摸了支钢笔防身,“我我我、我跟你讲!副队!就算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omega,你也不要妄想趁着特殊时期对我做什么!在遇到我命定的omega之前,处男之身不能丢!”

李熏然目瞪口呆,这群人到底在想什么?为什么他一句都听不懂!

阿乙扶额,恨铁不成钢,“副队,你闻闻你自己!这股浓浓的生姜味!”

李熏然闻闻自己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你在发情啊!”

……

啥?

我在发情?我怎么不知道?

李熏然茫然地看向大家。

办公室敞开的大门外,忽然有人咕咚一声倒下。

阿甲的大嗓门震得门框子都在抖,“快来人啊!有人晕副队啊!有人生姜过敏啊啊啊啊啊!”

 

 

 

TBC

评论(69)
热度(454)

© 长水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